新聞動(dòng)態(tài)

新聞動(dòng)態(tài)

NEWS CENT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新聞動(dòng)態(tài)

“一帶一路”框架下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輸出意義重大

發(fā)布日期:2017-10-25    來(lái)源:

2013年,中國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jīng)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大倡議,得到國際社會(huì )高度關(guān)注?!耙粠б宦贰睉鹇允且豁椣到y工程,包括政治、經(jīng)濟、社會(huì )、外交、文化等各方面的合作。隨著(zhù)“一帶一路”建設步入快車(chē)道,越來(lái)越多的投資項目、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等在沿線(xiàn)國家落地??梢灶A見(jiàn),“一帶一路”戰略的深入實(shí)施,將增進(jìn)中國與沿線(xiàn)各國經(jīng)貿領(lǐng)域的合作急劇增長(cháng),并實(shí)現在投資、金融、基礎設施、科技創(chuàng )新、人文交流等各方面的深入融合,而經(jīng)貿合作的制度保障在于規則的輸出,特別是在“一帶一路”沿線(xiàn)各國政治、法制環(huán)境存在巨大差異的背景下,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輸出因其獨特性成為突破口之一。

一、“一帶一路”框架下的知識產(chǎn)權現狀

1、中國無(wú)疑是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受益者

中國首先來(lái)看,其知識產(chǎn)權制度總體上是適應了其經(jīng)濟發(fā)展并有巨大促進(jìn)作用的,特別是近年來(lái)中國政府在“創(chuàng )新驅動(dòng)發(fā)展戰略”的宏觀(guān)背景下,知識產(chǎn)權制度在立法、司法、行政保護等方面取得了巨大進(jìn)展。2016年全年中國發(fā)明專(zhuān)利申請受理量達到133.9萬(wàn)件,國內有效發(fā)明專(zhuān)利擁有量突破100萬(wàn)件。受理商標注冊申請369.1萬(wàn)件,同比增長(cháng)28.35%,連續15年居世界第一。有效商標注冊量達到1237.6萬(wàn)件。作品、計算機軟件著(zhù)作權登記量分別達到159.9萬(wàn)件和40.7萬(wàn)件,同比分別增長(cháng)18.65%和39.48%。農業(yè)、林業(yè)植物新品種權申請量分別達到2523件和400件。新批準地理標志產(chǎn)品180個(gè)。2016年全年專(zhuān)利、商標行政執法辦案量分別達到4.9萬(wàn)件和3.2萬(wàn)件,同比分別增長(cháng)36.5%和3.4%。全國海關(guān)全年共查獲侵權商品1.7萬(wàn)余批,涉及貨物數量4200余萬(wàn)件。各級法院新收知識產(chǎn)權民事一審案件13.65萬(wàn)件,同比增長(cháng)24.8%。

雖然中國知識產(chǎn)權制度在執法、司法保護等反面還存在著(zhù)諸多問(wèn)題,但總體上自知識產(chǎn)權制度建立以來(lái),整個(gè)知識產(chǎn)權制度為中國經(jīng)濟建設各領(lǐng)域發(fā)展提供了制度保障和政策支持,中國無(wú)疑也是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受益者。經(jīng)過(guò)三十多年的發(fā)展,中國不僅建立了符合國際通行規則、門(mén)類(lèi)較為齊全的知識產(chǎn)權法律制度,而且在知識產(chǎn)權創(chuàng )造、運用、保護和管理等各個(gè)方面,也都取得了舉世公認的巨大成就,成為了名副其實(shí)的知識產(chǎn)權大國。不僅如此,2015年中國政府又明確提出了“建設知識產(chǎn)權強國”的戰略目標,中國各行各業(yè)創(chuàng )新主體創(chuàng )新積極性競相迸發(fā),正在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激勵和保護下,為中國科技創(chuàng )新、文化創(chuàng )意產(chǎn)業(yè)創(chuàng )新等貢獻自己的力量。

截止2015年4月,“一帶一路”涉及的沿線(xiàn)國家共在華申請專(zhuān)利24310件,其中發(fā)明專(zhuān)利7993件、實(shí)用新型1376件、外觀(guān)設計4941件。申請人主要來(lái)自俄羅斯、馬來(lái)西亞、新加坡、印度、以色列、泰國、波蘭、捷克、匈牙利、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等11個(gè)國家。主要申請領(lǐng)域包括化學(xué)原料及化學(xué)制品制造業(yè)、醫藥制造業(yè)、專(zhuān)用設備制造業(yè)、通信設備和計算機及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yè)、儀器儀表制造業(yè)。

以上數據表明,中國良好的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運營(yíng)也吸引了廣大“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布局中國的知識產(chǎn)權,進(jìn)而保護其相應的市場(chǎng)競爭力。在此意義上來(lái)說(shuō),“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也逐漸成為中國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受益者之一。

2、“一帶一路”沿線(xiàn)各國知識產(chǎn)權制度參差不齊

“市場(chǎng)未動(dòng),知識產(chǎn)權先行”已經(jīng)成為廣大市場(chǎng)競爭主體的必備知識,然而在“走出去”過(guò)程中,廣大經(jīng)營(yíng)者發(fā)現并非如中國狀況一致,特別是在以高附加值等科技含量集中的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試圖尋求知識產(chǎn)權保護卻并非那么易如反掌。

根據國家知識產(chǎn)權局數據統計,中國企業(yè)在“一帶一路”沿線(xiàn)重點(diǎn)國家的申請量較大的有6個(gè):印度(6525件)、俄羅斯(2212件)、新加坡(1918件)、越南(894件)、馬來(lái)西亞(600件)、菲律賓(523件)、土耳其(144件)、印度尼西亞(140件)。而2016年,中國PCT國際專(zhuān)利申請受理量卻超過(guò)了4萬(wàn)件大關(guān)。通過(guò)數據對比不難發(fā)現,中國經(jīng)營(yíng)主體在傳統發(fā)達國家知識產(chǎn)權布局基本成熟并呈現逐年遞增態(tài)勢,這也就意味著(zhù)中國企業(yè)走出去戰略中,傳統歐美日韓等發(fā)達國家仍為主要方向。而對于“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的專(zhuān)利申請數量不難理解,考慮到知識產(chǎn)權數據統計的滯后性以及市場(chǎng)布局滯后于知識產(chǎn)權布局的特點(diǎn),中國廣大經(jīng)營(yíng)主體并沒(méi)有或者還沒(méi)有習慣向“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進(jìn)行市場(chǎng)以及知識產(chǎn)權布局的宏觀(guān)設想。這與“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知識產(chǎn)權保護環(huán)境的參差不齊有直接關(guān)系。

2016年,國家知識產(chǎn)權局在北京發(fā)布《“一帶一路”及拉美相關(guān)國家或地區知識產(chǎn)權環(huán)境概覽》,針對特定地區、高風(fēng)險地區為中國企業(yè)“走出去”提供知識產(chǎn)權保護指引,為中國“智造”揚帆出海保駕護航。

(1)知識產(chǎn)權制度比較發(fā)達國家和地區

中東歐有8個(gè)國家(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白俄羅斯、烏克蘭)的知識產(chǎn)權制度已達到《與貿易有關(guān)的知識產(chǎn)權協(xié)議》(TRIPs)要求,其綜合經(jīng)濟發(fā)展水平與中國相當,知識產(chǎn)權環(huán)境也與中國相當,但不同國家之間仍存在差異。這8個(gè)國家中,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已經(jīng)加入歐盟,其政局相對穩定,經(jīng)濟發(fā)展水平相對較高,知識產(chǎn)權執法力度普遍較嚴。

從東南亞住過(guò)來(lái)看,新加坡等國家制定并實(shí)施了專(zhuān)利法、商標法和著(zhù)作權法;菲律賓等國家則制定了綜合知識產(chǎn)權法;印度尼西亞和馬來(lái)西亞的專(zhuān)利法只保護發(fā)明專(zhuān)利和實(shí)用新型專(zhuān)利,外觀(guān)設計專(zhuān)利另行立法保護。

2014年3月12日,俄羅斯總統簽署了第35號聯(lián)邦法律,對《俄羅斯聯(lián)邦民法典》第四部分作了多項重大修改。適用于俄羅斯聯(lián)邦境內包括專(zhuān)利權、實(shí)用新型、工業(yè)品外觀(guān)設計、專(zhuān)有技術(shù)、商標、許可和侵權責任多種類(lèi)型的知識產(chǎn)權權利。

印度自20世紀90年代開(kāi)始大幅修訂知識產(chǎn)權法律。為與國際接軌,印度在2005年的專(zhuān)利法修訂中新增計算機軟件和醫藥產(chǎn)品專(zhuān)利保護的條款,強有力地刺激和吸引了印度國內和國外的投資者。印度對知識產(chǎn)權的保護秉承“需要則保護”的原則,將知識產(chǎn)權制度作為一種政策工具,根據自己的需要而實(shí)際運用。在印度,通過(guò)海關(guān)行政執法進(jìn)行知識產(chǎn)權保護也是較為典型的行政執法途徑之一。

(2)知識產(chǎn)權制度欠發(fā)達國家和地區

以沙特、阿聯(lián)酋、卡塔爾、巴林、阿曼、科威特、埃及為代表的中東七國,其知識產(chǎn)權綜合能力則相對薄弱,與其高度發(fā)達的經(jīng)濟環(huán)境對比鮮明,其創(chuàng )新活力可見(jiàn)一斑。

雖然中亞國家近年來(lái)的經(jīng)濟增長(cháng)速度較高,但是經(jīng)濟結構比較單一,主要依賴(lài)能源、農產(chǎn)品、礦產(chǎn)品以及原材料等的生產(chǎn)和出口,科技創(chuàng )新能力不強,知識產(chǎn)權整體擁有量非常少;整體知識產(chǎn)權保護狀況還不發(fā)達,尤其是知識產(chǎn)權管理和執法狀況較差。據統計,2010年至2012年間,中國企業(yè)在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申請量不足10件。

由于考慮到某些國家的商標或外觀(guān)設計可能觸及不符合伊斯蘭教義和穆斯林文化傳統的內容,在商標注冊和外觀(guān)設計方面,GCC各國(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huì ),其成員國包括沙特、阿聯(lián)酋、卡塔爾、巴林、阿曼、科威特六個(gè)海灣國家)均自成體系,GCC本身的實(shí)體商標法尚未推行,更沒(méi)有統一的申請注冊制度。

二、“一帶一路”框架下需要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統一

伴隨著(zhù)“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經(jīng)濟往來(lái)的頻繁,特別是包括科技高附加值產(chǎn)業(yè)、知識產(chǎn)權密集型產(chǎn)業(yè)、文化創(chuàng )新產(chǎn)業(yè)交易數據的不斷擴大,如何確保投資安全已經(jīng)成為廣大走出去經(jīng)營(yíng)主體面臨的重要課題,而政治手段將不再是經(jīng)濟糾紛解決中的選項,那么爭議解決機制的建立成為必然要求之一。

1、市場(chǎng)經(jīng)營(yíng)主體需要運行良好、協(xié)調統一的制度保障

考慮到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非政治性、智力成果交易的密切相關(guān)性、國際統一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共識性等特點(diǎn),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輸出成為“一帶一路”戰略實(shí)施中除政治因素、外交因素、法治環(huán)境因素之外的必然選擇。

毫無(wú)疑問(wèn),“一帶一路”經(jīng)貿合作內生動(dòng)力需要良好的制度保障,只有律令統一,投資主體對其投資回報的可預期性穩定才能確?!耙粠б宦贰睉鹇缘捻樌麑?shí)施,特別是目前以國有企業(yè)為投資主體的熱潮退去之后,民營(yíng)資本或者市場(chǎng)競爭主體的逐步介入更需要統一運行、協(xié)調一致的知識產(chǎn)權規則保駕護航。

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形成之初,其最初目的即是最單純的——保護智力成果并激勵創(chuàng )新主體的創(chuàng )造積極性,這一點(diǎn)與作為政治因素的統治特性截然不同;而經(jīng)濟從業(yè)者追逐“經(jīng)濟利益”的本質(zhì)要求知識產(chǎn)權制度對其智力成果進(jìn)行強有力保護。

知識產(chǎn)權制度天生具有“智力成果交易的密切相關(guān)性”,在科技高附加值產(chǎn)業(yè)、文化創(chuàng )新產(chǎn)業(yè)交易過(guò)程中,一旦完成物權轉移,智力成果的所有人很難再次對其無(wú)形資產(chǎn)進(jìn)行實(shí)體上的控制,對于創(chuàng )新成果來(lái)講,很容易被復制的特性必然打擊沒(méi)有貨的足額回報的創(chuàng )新主體的積極性,這與文化輸出的“價(jià)值觀(guān)特性”具有明顯區別。

“國際統一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共識性”基本上在全球范圍內普遍接受,特別是在“一帶一路”沿線(xiàn)各國中運行良好的世界知識產(chǎn)權組織、歐亞專(zhuān)利組織、歐洲專(zhuān)利組織、東盟知識產(chǎn)權組織等區域性、全球性知識產(chǎn)權組織在各國發(fā)揮了或多或少的積極作用后,“一帶一路”沿線(xiàn)各國接受程度較高,而區別于法治因素所帶有的意識形態(tài)環(huán)境而可接受度普遍較高。

2、“一帶一路”的可持續性發(fā)展要求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統一

尋找到“一帶一路”沿線(xiàn)各國,特別是逐利的市場(chǎng)競爭主體對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需求一致性,那么“一帶一路”沿線(xiàn)各國勢必具有了內生動(dòng)力去完善和執行該知識產(chǎn)權規則,而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統一性成為“一帶一路”可持續性發(fā)展的必然要求。

如果在交易過(guò)程中,因為印度動(dòng)輒針對藥品進(jìn)行強制許可或者對于知識產(chǎn)權侵權現象視而不見(jiàn),那么高附加值科技創(chuàng )新主體所在國家將喪失輸出或者與印度進(jìn)行藥品技術(shù)許可的動(dòng)力,對于知識產(chǎn)權所在國以及印度等輸入國來(lái)說(shuō)均是損失;而馬來(lái)西亞由于可以對“即發(fā)侵權行為提起訴訟”的具體制度并且運行良好,那么廣大知識產(chǎn)權創(chuàng )新主體將積極踴躍地與其進(jìn)行經(jīng)貿往來(lái),特別是輸出高附加值科技產(chǎn)品,不僅能夠豐富其國民的消費需求,更能增加創(chuàng )新主體所在國的經(jīng)濟利益。

2016年,“一帶一路”知識產(chǎn)權高級別會(huì )議在中國北京舉行,“一帶一路”倡議沿線(xiàn)國家知識產(chǎn)權機構的代表作出《加強“一帶一路”國家知識產(chǎn)權領(lǐng)域合作的共同倡議》恰恰體現了,“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要求知識產(chǎn)權規則統一的迫切需要。

三、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成功實(shí)施更需要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輸出

中國知識產(chǎn)權制度實(shí)施30余年以來(lái),在成功保護并激勵廣大競爭主體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造成果及活力的同時(shí),在經(jīng)濟建設中的巨大成就已經(jīng)得到包括“一帶一路”沿線(xiàn)各國在內的全球國家的認可。在中國經(jīng)濟建設走出去戰略實(shí)施的過(guò)程中,資本逐利的特性體現的更加淋漓盡致,特別是在“一帶一路”大框架下,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統一性要求中國輸出自有的知識產(chǎn)權規則。

1、中國運行良好的知識產(chǎn)權規則具有輸出的可行性

中國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建立與不斷完善,有力地保障了中國的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一方面,知識產(chǎn)權制度有力地促進(jìn)了國家的創(chuàng )新發(fā)展。中國通過(guò)不斷加大知識產(chǎn)權保護力度,促進(jìn)知識產(chǎn)權轉化運用,營(yíng)造了良好的創(chuàng )新環(huán)境,極大地激發(fā)了人們的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造熱情。中國在高鐵、核能、新一代移動(dòng)通信、航空航天等領(lǐng)域,研發(fā)掌握了一批自主知識產(chǎn)權關(guān)鍵技術(shù),有力推動(dòng)了中國經(jīng)濟的轉型升級,加快了從中國制造向中國創(chuàng )造的轉變。另一方面,知識產(chǎn)權制度有力地支撐了國家的對外開(kāi)放。日益完善的知識產(chǎn)權法律環(huán)境吸引了越來(lái)越多的國外企業(yè)來(lái)華投資興業(yè)。僅“十二五”時(shí)期,國外企業(yè)來(lái)華申請專(zhuān)利就由9.8萬(wàn)件增加到了13.4萬(wàn)件,其中“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的企業(yè)在華專(zhuān)利申請量也在穩步增長(cháng)。

可以說(shuō),中國知識產(chǎn)權制度的良好運行具有可復制性的前提條件。

2、中國運行良好的知識產(chǎn)權規則具有輸出的內生動(dòng)力

中國企業(yè)在維護自身知識產(chǎn)權的過(guò)程中,已經(jīng)熟悉并掌握了中國政府設立的知識產(chǎn)權制度和游戲規則,并且能夠運用自身游戲規則為自身利益謀求發(fā)展,因此廣大競爭主體在走出去過(guò)程中希望“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能夠提供良好的知識產(chǎn)權保護,只有這樣才能保障中國廣大企業(yè)主的投資回報預期。

2013年12月4日,江蘇省無(wú)錫市中級人民法院向被告中國建材集團下屬子公司合肥神馬科技集團有限公司送達ZL200880010220.5涉案專(zhuān)利侵權訴訟的判決書(shū),駁回原告英國B(niǎo)WE公司的所有訴訟請求。這標志著(zhù)中國自主研發(fā)的“鋁管包覆連續擠壓機生產(chǎn)線(xiàn)”沒(méi)有侵犯跨國巨頭的知識產(chǎn)權并進(jìn)而打破了國際壟斷寡頭在這一細分領(lǐng)域長(cháng)達數十年的壟斷地位。

如果上述合肥神馬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在“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輸出上述“鋁管包覆連續擠壓機生產(chǎn)線(xiàn)”過(guò)程中,出現知識產(chǎn)權侵權現象,其必然要求沿線(xiàn)國家能夠提供強有力的知識產(chǎn)權保護,打擊那些抄襲、復制其“鋁管包覆連續擠壓機生產(chǎn)線(xiàn)”的侵權者,又能保護其進(jìn)行進(jìn)一步地升級換代,使其保持技術(shù)制高點(diǎn)的優(yōu)勢。

3、中國政府應當為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輸出提供政治保障

“一帶一路”戰略的成功來(lái)自于廣大“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特別是中國作為東道國的積極推動(dòng)特別是廣大經(jīng)營(yíng)主體的良性參與,雖然實(shí)施初期以國有企業(yè)為主體的投資者多以鐵路、公路、港口、電力設施等為主體的基礎設施建設為主,但是國有企業(yè)完成歷史使命之后,民營(yíng)經(jīng)濟體勢必會(huì )迎頭趕上,才能調動(dòng)整個(gè)“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的積極性和創(chuàng )新活力。然而資本逐利的本性要求“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保障其資本投入的安全和回報預期。

作為廣大民營(yíng)企業(yè)主體,憑借其自身力量實(shí)現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輸出并力爭實(shí)現統一難度可想而知,因此中國政府需要借助政治的、經(jīng)濟的、外交的、安全的領(lǐng)域等手段,推動(dòng)“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輸出,為中國“一帶一路”參與主體提供有力的知識產(chǎn)權制度保障。

比如中國政府可以通過(guò)“一帶一路”知識產(chǎn)權預警信息通報機制,及時(shí)發(fā)布“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知識產(chǎn)權動(dòng)態(tài),特別是高頻率侵權國家信息等,以向其施加壓力督促其提升自身的知識產(chǎn)權保護水平。

比如中國政府可以通過(guò)“一帶一路”知識產(chǎn)權海關(guān)執法措施,完善《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第29條 的相關(guān)規定,在一定程度上對外國進(jìn)口商侵犯我國知識產(chǎn)權產(chǎn)品的進(jìn)口行為,組織有關(guān)部門(mén)加強調查、研究,并及早制定本條款的相關(guān)立法解釋、司法解釋?zhuān)⒃趯?shí)際操作中給侵犯知識產(chǎn)權企業(yè)以“顏色”,保護知識產(chǎn)權權利人的國內利益。

“一帶一路”框架下的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輸出意義重大,不僅是“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參與主體的迫切需求,也是中國政府作為東道國確?!耙粠б宦贰睉鹇缘捻樌麑?shí)施的必然要求,在“一帶一路”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輸出過(guò)程中,中國政府應當積極引導廣大參與主體,力爭實(shí)現知識產(chǎn)權規則的統一,以保護廣大創(chuàng )新主體的積極性,為“一帶一路”戰略地健康發(fā)展實(shí)現互惠互利。